网站首页 萧玖, 穆兰, 爹地, 孩子, 声音, 陆家, 妈咪, 下意识, 肚子, 病房, 萧玖, 陆亦臣, 顾穆兰, 萧小姐, 小雨
  • 亲爱的读者朋友大家好,这里是萧玖(总裁爹地蜜蜜宠)官方唯一正版小说平台,萧玖(总裁爹地蜜蜜宠)小说每天精彩不断,更有万部经典小说供您选择,从此告别书荒。

    内容小段,萧玖(总裁爹地蜜蜜宠)

    第1章 楔子

    A市,医院

    萧玖拿着怀孕的确诊单,脑子里想着医生的话:“你的确是怀孕了,不过孕酮有点低,建议你多休息,注意营养。”

    她真的怀孕了?

    今天陆亦臣的病危通知刚被撤,现在她又怀孕了,算不算双喜临门呢?是不是一切都会好起来?

    她真的是迫不及待要跑去病房告诉他。

    “叮。”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。

    萧玖抬头,却对上了一双冰冷凶狠的眸子。

    是她的准婆婆,看到此,她身子一颤,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小腹。

    “妈。”萧玖声音都有些颤抖,顾穆兰的行事作风怕是整个A市都知道。

    顾穆兰并没有回应,而是将她的化验单夺了过去。

    “妈!”

    “啪。”萧玖话音还没有落一耳光的扇在了她的脸上,瞬间像是被打蒙了,脸火辣辣的疼。

    “你这个女人也配叫我妈!”顾穆兰一脸凶狠的仇视,“你害我们陆家还不够?现在还想利用肚子里的孩子嫁到我们陆家是不是?做梦,把这个孩子给我打掉!”

    她的声音刺骨,萧玖此时的护着小腹,往后退了一步:“不,你不能这么残忍,他是陆家的血脉,是您的亲孙子啊。”

    “为我们陆家生孩子,你还不配!”顾穆兰越发的凶狠,对他身后的几名保镖吩咐,“把她给我拖到手术室里。”

    “不不!”身后的几名壮硕的保镖执行力十足的上前扣住了她,萧玖剧烈的反抗,“你们放开我,放开我,你不能这么做,亦臣知道他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    这句话说完顾穆兰再次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:“你还有脸提亦臣?是谁把他害成了这个样子?是谁害得我差点失去了儿子?都是你这个扫把星!别说拿掉你肚子里的孩子,我现在都想吃了你骨头!”

    “妈。”萧玖绝望,直接跪在了顾穆兰面前,苦苦哀求,“求求你,不要拿掉我的孩子,这次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是我害了亦臣,但他现在需要我,我不能离开他,我不能离开他……”

    顾穆兰毫不留情的将她踹倒在地:“你没有任何资格跟我谈条件,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拿掉肚子里的孩子给我滚,永远别在亦臣面前出现!”

    “妈……”

    “别叫我!”她的声音变得越发的狠厉尖锐,“赶紧把她给我拖到手术室,拿掉这个孩子,再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A市。”

    “不,谁也不能拿掉我的孩子,谁也不能拿掉我的孩子。”

    萧玖起身拼命的往外跑去,但很快就被两名保镖追上,反扣过她的手臂,将她死死地按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    萧玖无助愤恨的大喊:“顾穆兰,你不能这么残忍,顾穆兰!”

    萧玖的挣扎完全是螳臂挡车,顾穆兰就是个冷血动物,一点点人性都没有,她硬是被拖到病房打上了麻醉剂,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她的意识越来越浅……越来越浅……

    第2章 重逢

    六年后---

    S市某公寓:

    萧玖吃完早饭,简单的化好了一个淡妆,临出门前朝她的小可爱索了个幸运之吻。

    “妈咪,今天面试你可一定要加油哦。”

    “放心吧,妈咪会加油的,今天你干妈陪你去上辅导班,等我面试结束就去接你,要乖哦。”

    “好,我等妈咪的好消息,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。”小雨滴一本正经的提醒,一副小大人的样子。

    小雨滴被接走之后萧玖便打车到了光明医院,光明医院在国内数一数二,能进这里工作一直是萧玖的梦想。

    一路过关斩将,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进到了最后的面试,为了今天的面试萧玖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,所以她有信心能拿下。

    坐在面试室外相对于其他人的紧张萧玖要淡定的多,但紧张的气氛会传染,快到她的时候她还是提前去了趟洗手间。

    “我现在在S市……好,那明天见。”

    洗手间外男人低沉的嗓音附和几许磁性,如此熟悉,听到这个声音萧玖如同被电击了一般,动作下意识的停滞了一秒后,她忙跑出去,只见一抹高大的背影匆匆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    她快跑了几步,想追上去,但下一秒又自嘲的笑出来。

    怎么可能?

    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?

    萧玖定了定神,再次回到面试室外时,同在一起等的几个小姑娘正兴奋的讨论着什么。

    “刚进去的面试官你们看到了吗?好帅啊!”

    “是啊,可看他不像医生,怎么会在这里当面试官的?”

    “你管他呢,养眼就行了,记得进去多看几眼。”

    ……

    她们兴奋的你一句我一句,萧玖压根无心去听,终于喊到了她的号,她深呼吸一口气推门走进去。

    但一进去脸上的微笑就僵住了,他同其他统一穿大白褂的面试官不同,一身墨色的西装,特别的扎眼。

    她看着他的脸,好像什么都没有变,绝美的轮廓,墨黑的眸子,薄薄的唇,但又好像什么都变了。

    那个对她来说已经烂熟于心的名字,此刻却在脑海里停留了好几秒才清晰起来。

    陆亦臣……

    真的是他,可他不是陆氏国际的总裁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    萧玖像傻了一样杵在那里,而他的目光也只是蜻蜓点水的从她脸上掠过,无意与那双冷厉如鹰的黑眸对上的一瞬,她的心却像是被什么砸中。

    然,相对她的震惊他似乎一丝惊讶之色都没有,之后目光冷的像是一滩冰水,似乎不曾在意她现在的尴尬,也或者说,六年后的萧玖,对他而言,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。

    萧玖反应迟钝的走到中间,对他们鞠了一躬:“各位考官好,我叫萧玖。”

    面试正式开始了,面试问的问题无外乎那些,手术中如果发生某种意外该怎么处理,如何看待和患者的关系,对某一个病例的治疗方案。

    这些专业性的知识萧玖都不在话下,只是本应流利自信的说出来,却因那个男人在而变得有些许慌乱。

    听到她的回答几个主考官点头,交头接耳中像是在肯定她,萧玖暗自松了口气,以为这场面试要结束,但不料这时陆亦臣却开口:

    “你当初为什么选择做医生?”

    直视着他的眼睛萧玖心跳的厉害,像是要跳出来。

    当初为什么要做医生?

    如果她告诉他是因为他呢?

    萧玖紧紧的攥着下搭在一旁发抖的手,她怕一松开就会哭出来,她强装着淡定,却是适得其反。

    对这个问题她也有完美的答案,但此刻却一片空白,头脑操控不住她已经乱掉的心。

    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做医生可以救死扶伤。”

    她这话一说出来几个主考官当场就笑了,但是他没有,冷冷的目光掠过她惨白的脸,萧玖的心一紧,他紧接着问:

    “那你觉得做医生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    萧玖紧紧的咬着唇,像是要咬出血来,声音有些颤的吐出了两个字:“医德。”

    “那你有吗?”

    很强势,话落气氛凝结,刚才还在笑的考官也忙严肃起来,在一旁陪着小心。

    萧玖垂着头,衣角已经被她攥到拧巴,这个问题她始终没有答出来。

    陆亦臣凉凉的嘴角微翘,将她的资料一同丢进了垃圾桶:“一个连自己有没有医德都不清楚的人,居然跑来做医生,简直是可笑!”

    “我有!”萧玖脱口而出,“我可以做一名好医生!”

    “是吗?”陆亦臣讥笑,“萧小姐当真认为一个连自己救命恩人都可以抛下的人,配做一名医生?”

    这句话像一只手一下攥住了她的心脏,疼,生生的疼,这六年,她最不敢想的就是他躺在病床上重伤的样子。

    手依旧紧紧的攥着,但却还是控制不住流下泪来,此刻的她恨不得马上在这里消失。

    氛围一片死寂,其他面试官大气也不敢出一声,空气安静的似乎只能听到萧玖的啜泣声。

    陆亦臣蹙眉,她也会哭?当年他为救她命悬一线她绝情离开的时候,她可曾哭过?

    “我倒是觉得,萧小姐更适合做演员。”陆亦臣毫不留情,“下一位!”

    萧玖狼狈的跑出去,来之前她很自信的以为不管面试中出现怎样的意外她都会应对自如,原来她以为的一切只是除他之外的存在,他永远是她不能理性对待的意外。

    萧玖踉跄的跑到了洗手间,打开水龙头,一遍一遍的冲着脸,浑身无力,靠着墙壁坐到了地上,脸上的水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,分不清那到底是水还是泪?

    萧玖在洗手间待了很久才缓过来,然后加快脚步想逃离这个地方,但刚走到医院门口,就被一个年轻男人给拦住了。

    “萧小姐,你好,我叫林为,是陆总的助理,陆总想单独跟你聊聊。”

    陆亦臣找她?

    “我已经出局了,没有这个必要。”好像没过脑子,本能逃避的脱口而出,绕过林为疾步离开。

    “萧小姐。”林为却又叫住了她,“你出不出局不过陆总一句话的事,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拒绝。”

    言外之意,这是她最后的机会。

    第3章 这是你欠我的!

    萧玖进去的时候,陆亦臣就坐在办公桌前,正在看的就是她投来的简历,落地窗外的阳光照在他脸上,勾勒出他绝美的线条,淡淡慵懒姿态透着致命的优雅。

    他从来都是这个样子,不经意的就勾走女人的魂。

    听她进来陆亦臣依旧没有抬头,一边看着简历一边说道:“萧小姐的履历和学历,真漂亮。”

    萧玖刚进修完博士,写的论文也获过好多奖,临床经验很丰富,这些外在的确可以说的很漂亮,只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多了几分讽刺的味道。

    萧玖只是垂头,不语。

    陆亦臣将她的简历丢在办公桌上,很自然的坐在办公椅上十指交叉,看着她:“但这些外表再漂亮也只能是外表。”

    他话里有话,萧玖依旧缄默。

    陆亦臣又往办公椅上靠了靠,口气淡然如初:“说实话,以我的标准,你实在差得远,但这是我弟弟的医院,他看好你,一再要我留下你。”

    他弟弟?陆亦鸣?

    世界何其小。

    “所以,我可以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。”陆亦臣现在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,的确,她的前途现在就捏在他手里。

    “把刚才在面试室我问你的问题,回答到我满意了,你就可以留下了。”

    哪个问题?为什么来做医生?还是有没有医德?

    觉得刚才在面试室给她的难堪还不够?

    她走近他的办公桌,强装淡然的拿起了她的简历:“抱歉,是我没有达到贵院的要求,我放弃应聘的资格,陆先生可以另请高明。”

    但简历刚拿起,他却夺了过去,一个惯性简历直接掉到了地上,很大的声响,她还没缓过神的功夫,她的手腕就被紧紧的钳住。

    “陆亦臣,你干什么?”萧玖大声的喊出来,手腕被她攥的生疼,她越挣扎他越攥的紧,“你放开我!”

    “你说我想干什么?”他冷冽的声音便在她头顶上响起,“你只是应聘者,要不要你那是医院的决定,什么时候由你说了算?”

    “对,我只是个应聘者,你有权利不录用我,但没有权利羞辱我!”萧玖仰着头,对视着他那双冒火的眼睛,也大声了起来,但这句话明显惹恼了他,他手上的力道更大了。

    “我没有权利?”陆亦臣眸子猩红,“你的命都是我给的你说我没有权利?萧玖,我告诉你,我陆亦臣的世界,从来就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,既然你敢走我就会让你付出代价,这是六年前你欠我的!”

    萧玖心像是一面鼓,正在被无数鼓槌疯狂敲打,是,她欠他的。

    萧玖也放弃了挣扎,就让他撒气,别说攥手腕,就算掐脖子她也让他掐,她的命是他给的,他现在想要就让他拿去!

    萧玖不挣扎了陆亦臣反而更觉得厌恶,手放开了她的手腕,许是她身子无力,他一放她便跌坐在地。

    “要不要录用你,院方商讨之后会给你答复。”陆亦臣回身,“滚出去!”

    萧玖如获大释,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院长办公室,没有一刻耽误,一路跑出了医院,从一个小伙子手里抢下了一辆出租车便钻了进去,窗外小伙指责的谩骂声不断。

    但她听不到,整个人都瘫软了,其实她也无数次幻想过有一天跟他的重逢,本以为什么都可以淡然的去面对,可弯起他曾经最迷恋的嘴角,却发现,已经泪流满面。

    她闭上了眼睛,跟他的过往像是过电影一样,从头到尾,不断的反复,再反复。

    “小姐,到了。”车子停在了小雨滴音乐辅导的地方,司机提醒了一句,回头,当看到她满脸泪水的时候吓了一跳,忍不住问,“你没事吧?”

    “我没事,谢谢。”萧玖忙擦了擦泪付了钱下了车。

    心却一直无法平静,她努力努力的恢复,又忙去洗手间补了个妆,生怕会让自己女儿看出来。

    小雨滴下课后,她干妈连伊带着她走出来。

    “面试的怎么样啊?”连伊问,“一定惊艳了所有考官吧?”

    连伊是她离开陆亦臣后唯一交下的朋友,性格直率,为人仗义,看她一个人带孩子辛苦便认小雨滴做了干女儿,这几年没少帮她。

    “别提了,搞砸了。”萧玖从连伊的手里牵过了小雨滴。

    “真假的?”连伊很震惊,“以你的水准还能搞砸?”

    “那妈咪你是失败了吗?”小雨滴也是满脸的沮丧,“进不了那家你想进的医院了?”

    看到小雨滴这个样子她特别不忍心,将她抱起来,笑了笑,道:“也不是,听说院长想留下我,应该还有转机。”

    “靠。”连伊狠狠打了她一拳,“院长都说要留下你了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,你还在这里跟我矫情个屁啊,信不信我打死你。”

    这个萧玖真不敢保证,他助理说得对,她能不能留下其实是那个男人一句话的事,陆亦鸣从来都做不了他哥哥的主。

    “这下好了,小雨滴,你妈咪即将成为大医院的医生了,你啊,终于不用跟着她再受苦了。”

    “妈咪好棒啊,妈咪你最棒啦。”

    小雨滴笑的好开心,但她越懂事萧玖就越心疼越自责,这些年小雨滴真的跟着她受了不少苦,这一刻她突然好怕会被医院拒绝,好怕看到小雨滴失望的样子。

    “恭喜呀,小九,终于熬到头了,今天我休班,咱们出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?”

    “好呀好呀,我想吃麻辣小龙虾!”小雨滴很兴奋的说。

    萧玖现在心里还乱乱的,实在是没有心思,再加上这段日子,为了应聘的事儿她都已经心力交瘁了。

    “我好累,只想回去睡一觉,伊伊,刚才你说你休班对吧?”

    “嗯,我这几天在钓大鱼,都不用去杂志社当班。”

    连伊在杂志社工作,说好听了是一名娱乐记者,说白了就是狗仔,而对于她说的大鱼,她毫无兴趣。

    “那今天你先陪着小雨滴吧,一切花销我来付。”萧玖对小雨滴很抱歉的说道,“对不起了,宝贝,今天妈咪实在是太累了,先让你干妈带你一天,明天妈咪带你去游乐场,好吗?”

    “好,妈咪你要注意休息哦,我会乖。”

    萧玖笑,又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  “得,今天也没事,就帮你带一天孩子,不过明天我的大鱼要是上钩了,你可得帮我。”

    “好。”萧玖道。